搜索一下,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

刘晓庆说:我的人生有N次逆袭_2

刘晓庆说:我的人生有N次逆袭   面目全非。”   

  让她恐惧的是她成了一个作风不正的第三者。“时常有人突然破门而入闯进我的房间里‘看看’;时常有人在深更半夜找男同事接电话找到我的屋子里来;每次我送男客人穿过走廊,背后总是传来窃窃私语,向我们投过来审视的目光;几乎所有到过我屋子的男同事都成了嫌疑犯。还有人当面问我:‘听说你床上功夫特别好?’” 

  时隔多年,谈到当时的处境时,她回忆说:“我那个时候没意识到一个电影演员,所谓的娱乐人物,是不能有个人秘密的,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粉丝和影迷的。我当时迟迟不能接受这一点,一直在和这种不能改变的现实作艰苦斗争。” 

  在焦虑和不安中,刘晓庆接受了上海《文汇月刊》梅朵、余之的提议,为自己写一本传记。她在西苑饭店开了一间房,拔掉了电话,花三天时间写了《我的路》,发表在1982年第6期《文汇月刊》上。 

  这期杂志被一抢而空,加印了两次,还是供不应求。《文汇报》也开始进行连载。不久《中国青年报》刊登了几封读者来信,标题是“我的路通向哪里?”,并专门发表了编者按,第一句话就定了方向:《我的路》是一条个人奋斗的路。接着不少报纸都发表了批评文章,许多人在文章里批评刘晓庆“鼓吹机会,这是宿命论”。而刘晓庆认为一个人的成功就是天才+勤奋+时机,自己的成功就是因为遇到了许多机会,并且被她抓住了。 

  刘晓庆再次成了“典型”。刘晓庆的那句名言:“做人难,做女人难,做名女人更难,做单身的名女人难乎其难”就是出自那个时候。 

  今天,回想往事,刘晓庆说:“《我的路》真正引起反感和轩然大波的原因只有一个:我在30岁就写了一本自传,让电影界、文艺界、媒体的老同志不满意、生气了。”

  但在当时,排山倒海的批评把她吓得不轻。“我曾经几次有过自杀的想法,也曾两次实施过。”  她已经决定告别影坛了。然而,随着风向转变,刘晓庆又获得了新生,不仅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还去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影片《心灵深处》。 

  这部戏的导演是常彦,刘晓庆演的是女志愿军战士欧阳兰在战后担负起哺养战友遗孤的故事。因为这部电影,刘晓庆认识了长影厂的陈国军,他在电影里扮演刘晓庆的男朋友。他们第一次见面,陈国军就握了刘晓庆的手说:“将来你肯定知道我是对你最好的人!”

发表留言

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请放心留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